365体育投注

图片
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要闻>> 本省交通要闻
高原铁军战元蔓 ——元蔓高速公路红河至元阳段建设纪实
作者:赵 航 文/图      来源:元蔓高速投资公司     时间:2020-07-31 16:25     点击数:      分享至:    

7月27日中午12时,云南建投集团在红河州投资体量最大的高速公路——元江至蔓耗高速公路(以下简称“元蔓高速”)红河至元阳段建成试通车,标志着红河州南部地区结束不通高速历史,向2020年“能通全通”工程目标如期实现迈出了重要一步。

项目自开工建设以来,面对干热河谷恶劣气候、地质地形复杂等因素,作为具体负责项目投资建设的云南基投公司,在云南建投集团的坚强领导下,发挥全产业链优势和集团化作战优势,发扬高原铁军精神、工匠精神,践行“四保一控一树”的管控要求,积极整合资源,科学组织、精心谋划,强化资金保障,抓实项目管控,确保项目实现起点至南沙互通72公里试通车目标。

千方百计稳融资? ?全力以赴促建设

资金是推进项目建设的关键命脉。“项目公司的任务就是融好资、找到钱、用好钱,干好统筹、监管到位,找准定位才会目标明确,所有的努力才会在正确的道路上开花结果。”这是红河州元蔓高速公路投资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项目公司”)董事长张新尚经常在会议上讲的一句话,帮助项目公司员工牢固树立投资商意识,促使各项工作稳步推进。

在项目前期阶段,由于项目贷款评审时间较长,项目资金需求无法按需保障,根据集团统筹安排,公司在元蔓高速投资公司成立之初,便与工商银行积极沟通对接,2017年1月6日,成功从该银行获得了为期3年的8亿元前期搭桥贷款,在固定资产贷款未落地之前,有效保障了项目前期的资金需求。

与此同时,与多家金融机构密切沟通,最终与由中国工商银行云南省分行牵头的银团签订125.16亿元固定资产贷款合同,项目总投208.60亿元的资金盘子敲定来源。银团贷款合同签署后2017年7月1日用长期贷款归还了8亿元短期贷款,消除短贷长投的风险。

为支持PPP项目的发展,财政部联合全国社保基金、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10家大型金融投资机构共同发起设立的注册资本1800亿元的中国政企投资基金,该基金是目前唯一的国家级PPP政策性引导基金,也是PPP项目唯一合规的项目资本金融资渠道,该基金的投资有较强的示范引导效应,为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的同时也可以在规范性、经济性等多个方面给予项目支持和指导,有助于项目更好的实施。基金对项目选择非常严格,必须是财政层级较高、合规性非常严格的PPP项目才能作为该基金的备选。

作为云南省实施PPP项目的领军企业,云南基投获得中国政企投资基金的高度认可,积极对接为本项目引入基金投资。项目公司财务团队积极配合公司投融资部,与各级政府部门沟通协调,大会小会更是开了几十次,历时半年,终于在2017年底成功获得注资5.3亿,这也是中国政企合作基金在云南落地的首单。

融到了钱,用得好也是彰显项目公司管理水平的重要指标。项目公司财务融资部作为资金流出的最后一道关口,精打细算、有理有据是每个财务人开展工作的基本原则。

为了合理使用建管费用,财务融资部每年年初都会下发建管费预算,严格控制建管费的使用,规范报销流程,把风险和问题控制在源头,对一些合理的必要支出,还会根据实际情况及时调整预算。同时,财务融资部还会经常性地开展财务制度讲解,提高工作效率,各项费用的流程都渐渐的实现了规范化、制度化。

穿山越岭战高温? ? 无畏无惧铁军魂

绵延138公里的元蔓高速(红河段)主线与奔腾的赤色红河并驾齐驱,在红河谷中蜿蜒前行。不知多少岁月的演变,在两排青山之间、红河流过之处,形成了独特的干热河谷气候,常年高温对项目建设的顺利推进提出了严峻挑战。

每逢4月至10月,干热河谷气候便肆意释放他的热度,中午时段45度的高温。项目公司会根据气候条件要求全线施工班组调整施工作息时间,避开中午高温时段,抢回施工进度,全线掀起了夜间施工热潮。

全长1495米、最大埋深170米的曼赛隧道,是元蔓高速(红河段)长度最长,地质条件较为复杂和艰难的长隧道。外面高达40多度气温,洞内温度更是高达50度左右,环境对施工极其不利。

项目公司董事长张新尚组织相关职能部门和参建单位来到曼赛隧道展开调研,了解进度、解决问题。每次进洞都要穿反光背心、戴好口罩和安全帽,没走多久所有人便都已汗流浃背,汗水时常会从额头淌下,迷了眼睛,但大家全然不顾,眼中只有掌子面施工是否规范安全,钢筋、二衬施工是否符合设计要求,确保工程的质量安全。

“每天我们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每个人都配备防暑用品,一个小时就得及时更换施工人员,长时间呆在里面很容易出现中暑、脱水现象。这样煎熬了1100多个日夜才实现双幅贯通。”隧道管理员尹兴标自豪地说。

2019年8月21日凌晨2时10分,罕龙一号特大桥边跨合龙浇筑施工现场。

“现在气温是29度,还得再等等。”项目副经理王攀拿着电话向134米高桥面上的同事下达着一条条指令。他的额头挂满了汗珠,衬衫已然湿透了大半。

他盯着温度计上的度数,时间又过了40分钟,终于温度计度数降到了25度,这是工程设计对合龙现浇段施工提出的温度要求。此时,他已经连续5晚监测气温了。

“开始浇筑!”在桥面待命将近两个小时的工人立即行动起来,历经4小时不间断作业,罕龙一号特大桥左幅顺利实现边跨合龙。

2020年5月24日,灼日当空,记者驱车近70公里来到了元蔓高速(红河段)路面分部,跟随质量负责人陈家春来到了第十五工地试验室。

在进行沥青混合料密度(表干法)试验时,需要将沥青试件浸在25度的水中进行测重,可室外42度的天气将自来水管中的水烤到了30度以上,没法达到试验条件水温,这时陈家春一个箭步冲出了试验室,10秒钟又小跑回来,一桶还未完全冻实的水被他像宝贝一样捧在手里。

见他将零度的冰水缓缓倒入水桶中,慢慢中和着原先的高温,温度计匀速的搅动着,温度计中的读数慢慢的降了下来,停止加冰水后5分钟,水温稳定在了25度。

“试验条件要求呢,是允许有一点温度容差的,但是咱们就刚好25度,有助于得到最准确的沥青配比,调整出质量最好的沥青混合料。”陈家春用自己的“较真”,守护着元蔓高速(红河段)的质量,坚守着建投人的匠心和初心。

攻坚克难战天堑? ? 筑路何惧撼山难

滇南之腹,哀牢之上,山高谷深,气候莫测。绵延138公里的元蔓高速公路(红河段),光桥梁就有245座。试通车段更是有着近半的桥梁和隧道穿山越涧。没有亲临工程现场的人,都很难体会到其中的难度。

“在克服高温天气的同时,还要克服工程技术难题。”钢构分部项目经理聂道明回忆起元阳大桥钢梁顶推工程时的艰难,至今记忆犹新。

如何确保支点安全?如何在短时间内完成5米高落梁?一个个问题接踵而至,聂道明一时陷入了两难境地。桥梁重量为1040吨,5米高的落梁是史无前例的,没有可以借鉴的方法。

那段时间,聂道明每天都爬上桥墩想对策,一呆就是一整天。晚上回到办公室,还要采用三维建模来模拟落梁过程,一弄就是一整夜。在一次次的摸索中,终于找到了破解之法,制定出了一套全新的落梁方案,不仅缩短了支架换支墩的过程,还增强了施工过程中桥梁的稳定性,最终,第二联右幅只用了4天时间,解决了5米高落梁难题。

全长1495米、最大埋深170米的曼赛隧道,是元蔓高速(红河段)长度最长,地质条件较为复杂和艰难的长隧道。外面高达40多度气温,洞内温度更是高达50度左右,环境对施工极其不利。

如何进行跨江桥梁施工?对元江进行截流施工这种“杀鸡取卵”的方式固然不可行。元蔓总包项目部结合地形、地貌、气象水文等情况,经过精心科学策划,在元江上建钢栈桥作为施工通道,桥墩处搭设钢管桩施工平台。墩柱采用钢护筒施工,钢护筒打入不透水层2米以下。泥浆池设在河道以外,相邻两个护筒采用钢管按一定坡度相连,形成泥浆循环回路系统,避免了在河道平台上另设泥浆净化池。

废弃泥浆通过泥浆泵抽入全封闭的罐式运输车,装满后,将进浆口封闭,运输至指定地点弃浆,杜绝了泥浆运输过程中的污染。全线桥梁桩基采用冲击、回转钻机成孔,施工过程中均严格按照要求设泥浆池,泥浆循环利用,废弃泥浆经处理后排放,真正将环境友好型企业践行到了管理的最末端。

在桥梁建设过程中,使用了布料机、龙门吊供电滑触线、梁场水循环系统等新设备和工艺,进一步实现节能减排。目前,桥梁临时用地植被恢复工作也在有序进行中。在控制性工程罕龙1号特大桥桥下,工人们正在往新的植被土上播撒草籽,雨季过后,无数棵小草将破土而出,成为大桥最美的装点。

千山万壑,一跃而过;虽无豪言,却有壮行。元蔓高速(红河段)施工沿线,一个个桥墩、一节节箱梁、一段段路基、一座座隧道,无不向人们诠释着“建投人”高原铁军精神、狼性精神、工匠精神。

全面把控真管理? ? 亮剑红河创奇迹

不同的施工内容对应不同的施工班组,交叉作业、前后衔接,都需要精准的配合,质量、安全、进度、环保、变更等管理工作都关系着项目能否如期实现通车目标。记者在工地上听到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倒排工期”。

工期倒排,就是以最终节点目标为起点,逆向安排关键线路施工计划,这个过程要精确到每个月、每一周甚至每一天,实现全过程各项工作全面把控,在不发生较大安全、质量责任事故的前提下,如期实现建成通车目标。

一个“难”字,伴随了整个元蔓高速(红河段)公路建设的全过程。一个“情”字,带出了关心、支持、关注个元公路建设的庞大队伍。施工高峰期,元蔓高速(红河段)管理、技术和施工人员20000多人,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文山,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杨林,党委书记、副董事长吴亚俊,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王宾,还有许许多多行业主管单位各级领导不止一次深入实地调研,牵心挂怀,实时关注项目投资建设进展。

“哪个点有闲置的挖机啊?调到元阳立交B匝道这急用啊!”“桃园这边暂时安排给你,用完赶紧还来,我这也等着用……”在元蔓高速(红河段)建设现场,记者看着生产群里不断弹出的聊天记录,还来不及感慨现场的忙碌,一个接一个“加急”的电话就又打了进来。项目公司常务副总经理余毅彬说,像这样忙碌的日子,已经持续了5个多月,这也充分体现了集团化作战的优势。

为了层层压实安全管理责任,营造人人抓安全生产的良好氛围,项目部与每位管理人员签订了安全生产责任状,将安全责任明确到各岗位;根据施工实际制定各阶段安全管理计划,并层层分解到作业班组。项目部每名安全管理人员均重点负责1-2个分部的安全管理工作,桥面、安全爬梯、配电间......他们的身影反反复复出现在每座桥梁施工现场或显眼或隐蔽的地方,不放过一个安全隐患。

元蔓高速(红河段)在建设过程中还牢牢把握水土保持和环境保护两个重点,并结合“七比一创一控一树”劳动竞赛,抓好制度建设、检查考核、监测监督、宣传教育和科技创新等各项措施,促进环保取得新成效。

今年2月8日,项目公司张国奎长途跋涉4000多公里,历时2天1夜从东北老家回到工作岗位,至今没有休息过一天。白天在各个分部的施工现场开展安全隐患排查,晚上回来还要汇总排查问题。

“今年比较特殊,疫情耽搁了工程,一直在忙,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家人了。不过昨天我和女儿视频了,她很懂事,还嘱托我注意安全,我现在充满了干劲。”元蔓高速(红河段)三分部的高连兵激动异常,眼里满满的湿润。

坚守在现场一刻也不敢松懈、连续奋战36个小时的王凯,在3932平方米的承台顺利浇筑完成时,他却在最后一刻中暑昏厥,被人抬上了救护车……

项目公司总经理许建林介绍说,像这样的例子枚不胜举。参建人员大多来自全国各地。女儿想父亲,妻子盼丈夫,普通人眼中再平常不过的家人团聚在这里却成了奢望。

“每一条坦途背后都是不为人知的艰辛、汗水和智慧的凝聚。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就要勇于承担,有所牺牲。我们参建者中有很多离家千里之遥,加班加点,为的就是让更多的红河人民能踏上回家的坦途。”项目公司支部书记、副总经理熊小林动情的说。

站在元阳河岸的山顶,回望元蔓高速(红河段),只见这条“巨龙”正从万山叠嶂中突围而出,正朝着诗和远方,一路蜿蜒前行。

新闻链接:

元江至蔓耗高速公路(红河段)是红河州南部第一条高速,起点位于玉溪市元江县与红河州红河县交界处附近的南昏河与红河交汇处,终点至红河州个旧市蔓耗镇与开河高速公路相交处,横贯红河州中部区域,途经红河县、元阳县、建水县、个旧市、金平县、河口县六个县市。主线全长138.668公里,按双向四车道高速公路标准建设,路基宽度25.5米,设计时速80公里/小时。全线共设桥梁245座,隧道31座,互通立交11座,桥隧比47.93%。

此次试通车路段为元蔓高速红河至元阳段共72公里,含15个隧道和120座桥梁。试通车时间为2020年7月27日12:00起至联网收费之日止,先期开放撒玛坝(红河互通)、迤萨(土台互通)、南沙互通三个匝道收费站。试通车期间,仅限7座以下(含7座)非营运小型普通客车通行,暂不收取通行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