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投注

图片
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交通资讯>> 交通要闻>> 本省交通要闻
决战“能通全通”的墨临故事
作者:赵学康 唐子渊 /文 云南交投供图      来源: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时间:2021-01-11 14:43     点击数:      分享至:    

临沧,因濒临澜沧江而得名。一个茶马古道、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驿站,是从昆明前往缅甸的陆上捷径,是云南省“五出境”通道之一。临沧境内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几乎修建完工的滇缅铁路,就是临沧独特区位优势的历史见证。今天,一条通达临沧、即将建成通车的高速公路格外引人注目。

这条名叫墨临高速公路的大通道,将让临沧结束不通高速公路的历史,将与临沧至清水河高速公路,共同构架起从昆明通往缅甸的陆上便捷通道,成为云南、西南乃至中国连接南亚东南亚,直通印度洋的最便捷、最平坦、最短的陆上通道。这条主动服务和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与周边国家互联互通的大通道,将真正成为一条幸福路、腾飞路、开放路,对促进沿线边远民族地区脱贫致富、开放发展和中国与缅甸等周边国家的交流合作、互利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远山的呼唤

秘境临沧,有着太多的传奇与故事。可惜山高水远、交通不便,常常让人望而却步。

时间回到2013年11月12日,建设通往临沧高速公路计划,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当天,由省领导带队的省调研组跋山涉水、风尘仆仆、披星戴月,深入无量山、哀牢山腹地的临沧、景东、镇沅、新平等地,就通往临沧高速公路建设方案进行实地比选调研。我有幸全程见证了这次调研。由于当时从临沧前往镇沅、景东的路要绕道景谷且弯多坡大,调研组早上从临沧出发,晚上8点才到景东,足见旅途之艰辛、交通之落后。

第二天在镇沅召开的座谈会上,领导们感慨地说,通过这两天在临沧、普洱两市的实地调研,对前往镇沅、景东等地的行路难有了深切感受。无量山、哀牢山腹地青山绿水,风景秀丽,资源丰富,发展潜力巨大。产业救国,产业之母是交通,必须抓好通达大山深处边远贫困地区的铁路、高速公路等重大交通建设。通往临沧的高速公路投资巨大,工程艰巨,要进行多方案比选,科学进行分析研究,将相关工作做深做实。

后来,经过科学比选,最终确定了建设墨江至临沧高速公路的方案。墨临高速公路全长235.991km,全线在碧溪、孟弄、独谷、者东、镇沅、者后、速南、勐大、振太、大朝山、邦东、平掌、临沧东、临沧北14处设互通式立交,同步建设者东、镇沅、勐大、大朝山、邦东、临沧东、临沧北互通式立交连接线共28.472公里。

?再见吧!五老山

2020年11月中旬的一天下午。从昆明飞抵临沧机场后,我乘坐云南交投集团公路建设公司墨临总包部的车,前往澜沧江边的秀山村建设工地。上车后,前来接应的苏润辉告诉我,由于五老山隧道还没打通,需要翻越五老山、横跨澜沧江,四个小时后才能达到位于镇沅县境内的秀山村。他怕我晕车,让我坐副驾驶。

刚开始,我没太在意,觉得在云南翻山越岭是经常事。当越野车在大山上没完没了地盘旋时,我渐渐感到旅途的艰辛,渐渐有点晕车了。作为总包部办公室主任,苏润辉一路上还要忙着协调民工工资支付等事情。除了苏润辉,同行的还有到指挥部办事的五分部桂斌。刚开始,我们还能轻松愉快的聊天。后来,大家都因为晕车长时间不敢说话了。

下午4点多从临沧机场出发,晚上8点钟才到达秀山村,而行程不过80多公里。翻越五老山的艰辛,从此可见一斑。对我来说,此生走这条路也就这一次了。由于项目部和总包部设在镇沅境内的大山深处,小苏、小桂要经常往返这条山路去墨临高速临沧指挥部办事,他们和同事3年来承受的苦与累,只有大山知道。

途中,小苏和小桂说,左幅全长6685米、右幅全长6640米的五老山隧道建成通车后,从临沧到秀山村的行程仅需半小时左右。旅途从近4小时缩短到半小时,这是现代交通的神奇力量,这是临沧交通的跨越发展,这是县域高速公路“能通全通”的时代呼唤。这也是建设墨临高速公路必要性的最好证明。

澜沧江作证

从临沧去澜沧江畔秀山村的行程将来缩短到半小时,除了得益于五老山隧道的建设外,还得益于澜沧江特大桥的建设。2020年1月11日合拢的澜沧江特大桥,让两岸天堑变通途。“澜沧江特大桥没有架通之前,施工人员过江主要坐渡船,10分钟左右可到对岸。如果开车去对岸,得绕两个多小时。待墨临高速公路建成通车后,1分钟都不要就可以跨越澜沧江。”项目部负责人说。

依托墨临高速公路的建设和昔归茶的品牌效应,临沧市正在澜沧江大桥临沧岸附近打造昔归普洱茶小镇。小镇以昔归茶产业为龙头,结合新旅游六要素“商、养、学、闲、情、奇”,打造集人文历史、旅游观光、产业生产和原生态体验于一体的茶文化旅游小镇。

由云南交投集团公路建设公司承建的澜沧江特大桥,是墨临高速公路建设的控制性工程之一。大桥全长1126米,由主桥和引桥组成,为连续刚构大桥,桥高120米。大桥两岸主墩下共有50棵53米深桩基及2个5米高承台,桥型为预应力混凝土连续刚构桥,合同总造价2.9亿元。

据澜沧江特大桥项目施工负责人介绍,大桥建设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进场初期,进场道路经常性发生塌方、泥石流等灾害,最严重的一次项目部驻地与外界运输中断近20天。别说材料,就连蔬菜食品都运不进来,大家只能吃干菜。为了能让大家吃点蔬菜,项目后勤人员把周边红薯叶采来给大家煮汤。由于雨季漫长降雨量大,加之下游电站蓄水,江水短时间内爆涨,导致3号主墩承台施工作业面被江水淹没。紧要关头,为保住已完成承台钢筋绑扎工序的4号主墩,项目调动所有能动力量进行突击围堰,连续奋战两天,围堰平台才追上水位,保住了4号承台未被淹没。墩柱施工时,因周边缺乏拌合高标号混凝土的砂石材料,得到200多公里外的孟定运来砂石材料,时间成本和施工成本大幅增加。

?坚决啃下“硬骨头”

从临沧岸过澜沧江大桥镇沅岸,在嘎里渡隧道出口处,出现了三洞相邻的奇观。负责施工的云南交投集团公路建设六公司有关人士介绍说,这一区域场地狭窄,是一高差很大的山沟,工程地质十分复杂,经常发生滑坡、崩塌、泥石流,还有顺层边坡及岩溶等不良地质。由于地形狭窄,设计有桥梁、隧道,挖方量大,高桥高墩多,施工非常艰难。在大朝山立交建设中,由于地形受限,紧邻主线嘎里渡隧道的C匝道不得不打隧道,于是出现了三洞相邻的景象。

大朝山立交C匝道隧道全长495米,是墨临高速公路项目首个贯通的隧道。面对施工中存在的隧道围岩地质变化频繁、支护结构受力条件较差、埋深较浅等诸多不利因素影响,项目部始终坚持“管超前、严注浆、短开挖、强支护、快封闭、勤量测”十八字方针,克服了进场施工便道崎岖险峻、材料进场困难等诸多不利因素和困难。

从秀山村出发,沿着颠簸起伏的施工便道,在人烟稀少的大山深处绕来绕去1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四分部谢家田桥隧群建设工地。谈及工程建设,雨季漫长、施工便道长、材料运输难,让在这里奋战了三年的施工人员记忆深刻。据施工负责人介绍,由于施工便道弯多坡大,在多雨湿滑的季节运输材料非常艰难,需要装载机在前面拉、推土机在后面推。在远离既有公路的大山深处施工,为保障施工修建的便道是项目里程的4倍多。在谢家田一带的大山里,墨临高速公路经常是桥连隧、隧连桥。据四分部有关负责人介绍,由公建五公司负责施工的四分部施工标段主线单幅全长8.786km,全线有桥梁18座,分离式中隧道1座,短隧道6座,桥隧总长7.107km,桥隧里程占路线总长的80.9%。

大山深处四分部驻地在一条村道下面,离泰和隧道很近。项目部负责人介绍说,泰和隧道没打通前,去附近的振太镇买菜要翻山越岭走20多公里山路。泰和隧道打通后,10多分钟就可以到镇上了。说起泰和隧道,那又是一个墨临高速公路建设的控制性工程。左幅长6420米,右幅长6380米,单幅双向长12.8公里的泰和隧道,是我省在建高速公路特长隧道之一。

这个竖井不简单

曾经参加过独龙江公路隧道施工的段兴明,现在是云南交投集团公路建设公司墨临总包部总工。说起泰和隧道施工,他说比打通独龙江隧道还难。据其介绍,泰和隧道地质构造及水文条件极为复杂,是全线重难点控制性工程。自2016年4月开工伊始,总包部及分部先后克服了征地拆迁难、隧道围岩地质条件差、渗水量大、人员短缺、设备进场困难、砂石料不足、火工品手续办理复杂等难题,积极采用短进尺,弱爆破,强支护,勤衬砌的施工方法,稳步高效的推进隧道工程,实现了零安全事故,零质量事故,比合同工期提前8个月贯通。

走进泰和隧道中间段,已经贯通的竖井直通山顶,冰凉的渗水哗哗地从上往下流,施工人员正在进行风机房二衬施工。这是首座完全由云南交投集团自主设计及采用钻机反井正向扩挖法施工的竖井,也是云南在建高速公路中最深成井大直径深竖井工程之一。将在隧道形成“竖井+互补式通风”模式,为隧道输送源源不断的新鲜空气,有效排除洞内烟尘、汽车尾气等有害空气。

在竖井入口的山顶,公路建设公司总包部泰和隧道竖井队长杨金华,负责施工现场技术和协调工作。90后的他看上去像个小孩,因名字与母校校长相同,而被人戏称“校长”。说话腼腆、长着一副娃娃脸的杨金华今年27岁,从2016年起就先后在大永、腾猴高速担任分部技术负责人。

据杨金华和现场施工负责人介绍,泰和隧道竖井设计内轮廓直径5.0m,设计深度279.55m,风机房设置于地下。隧道竖井采用反井法施工工艺,即先由上向下钻进直径125mm的导向孔,待小导孔和下部隧洞贯通后,再由下向上扩孔反钻,形成直径1400mm的溜渣井,再正向爆破掘进,形成直径5000mm的竖井,最后再从底部通过滑膜施工竖井二衬。同正井法相比,反井法施工具有安全系数高、环境保护好、施工进度快等优势。

在全长235.991km墨临高速公路建设中,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艰辛和故事,我们了解到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全线建设者在大山深处承受的孤单与寂寞,付出的辛勤和汗水,终将在荒山野岭化作一条熠熠生辉的“黄金通道”,让沿线各族群众和地方政府欢欣鼓舞。那一座座高桥长隧,将为全体建设者在高山云海间竖起一座座丰碑。